大连海关私放法院查封的36辆凌志 案外人提走全部车辆

发布日期:2020年9月14日 18:44 星期一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法院将36辆进口轿车查封,海关却在未解封的情况下,让他人把车子转移走。时隔十六年,柳忠山仍然为了这批车辆奔走。

柳忠山是辽宁省大连市的一个企业负责人,2003年将自己自有资金合计近千万元借给另一商人李长斌。后来李长斌因为涉嫌犯罪被判刑,柳忠山知悉后采取司法手段,在向法院起诉追还借款的同时申请诉讼保全。

获准后,大连中院将李长斌名下的汽车贸易公司存放在大连保税区海关(经机构改革后撤销,职能转至大连海关派驻机构)的一批高档进口轿车予以查封,以确保胜诉后的执行。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被法院查封的36台车辆未经法院解封,居然被大连保税区海关放走,案外人提走了全部车辆,导致柳忠山赢了官司,却无财产可执行。

此后,大连市中院曾多次致函大连保税区海关要求追回查封车辆,一直未果。2007年11月9日,大连中院作出裁定,大连保税区海关在36台被提走轿车范围内,向柳忠山等申请执行人承担赔偿责任。

大连市一政法系统干部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大连中院曾多次找到大连海关沟通协调,大连海关相关人员认为“法院查封错了”。澎湃新闻查询到,事发后,大连海关曾起诉提走车子的案外公司,但经过数年的案件审理,官司打到最高法,最终大连海关败诉,诉求被驳回。

然而,即使法院认定了大连保税区海关承担相应赔偿,至今过去16年,柳忠山仍未获得相应的赔偿。2020年9月9日,柳忠山委托他人再次致电大连中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案件确实还在大连中院至今未执行,“也没有承办人了,在档案室里放着”。16年过去了,赢了官司、保全了财产的柳忠山仍拿不到应得的债款。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摄

16年过去了,赢了官司、保全了财产的柳忠山仍拿不到应得的债款。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王选辉摄

36台查封车辆被放走
据柳忠山介绍,李长斌曾任大连保税区长信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下简称“长信公司”)董事长,2003年两人经亲戚介绍后认识。2003年9月至12月,柳忠山分多次出借给李长斌做汽车贸易,合计970万元。
谁知道,钱借出不久,李长斌就涉嫌犯罪被判刑。
随后,柳忠山向大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和大连市中级法院起诉李长斌及长信公司,要求偿还全部借款。
大连市两级法院均支持柳忠山的诉求,两起诉讼一审判决后,李长斌及长信公司,均没有上诉,因此,一审判决即生效。两份判决书判决长信公司与李长斌合计偿还柳忠山970万元。
澎湃新闻注意到,大连中院作出的(2004)大民合初字第222号民事判决书中还注明: 本院查封了长信公司在大连保税区海关存放的36台凌志ES300进口轿车,作为执行判决的诉讼保全。
案件胜诉,债务人相关财产也被法院查封保全,柳忠山心想:这下自己的债务有保障了,妥了。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批被法院于2004年9月8日查封的车辆,居然在未解封的情况下,由案外人江苏美达国际技术贸易有限公司(下简称“苏美达公司”)从查封当天开始,到2004年12月2日,陆续从大连保税区海关提走。
探听到消息的柳忠山慌了,赶紧找到大连中院相关办案法官反馈情况。
“不可能,法院查封的东西,海关怎么可能随便放走?”柳忠山说,大连中院的办案法官一开始并不敢相信,之后一了解:“还真的放了!”大连中院裁定,大连保税区海关放走查封的36台轿车,承担赔偿责任。

大连中院裁定,大连保税区海关放走查封的36台轿车,承担赔偿责任。

大连中院裁定由海关承担赔偿责任
澎湃新闻从一名接近该案的大连政法系统干部处了解到,大连中院相关办案法官和院领导曾专门针对此事前往大连海关了解情况。
该干部介绍,海关工作人员认为法院查封的有问题,查封错了。
该干部认为这种说法明显错误。首先,放走车辆前,大连海关没有和大连中院做过任何沟通;其次,查封前,大连海关没有提出异议,没有提出相关证据不让查封;最后,即使是法院查封错了,法院系统也有相应的纠错程序。
“你怎么判断法院查错了?即使查错了,也是法院承担责任,放行也是法院的权力,你海关放什么行?”该干部说,大连中院方面就作出要求,大连海关必须把车子追回来,“没有追回来,法院就要追究你们责任。”
大连中院作出的裁定书显示,至2005年11月25日,大连市中院先后三次致函大连海关及大连保税区海关,要求将查封的上述车辆予以追回,但是,始终未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44条规定,被执行人或其他人擅自处分已被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人民法院有权责令责任人限期追回财产或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2007年11月9日,大连市中院作出(2004)大民合预执字第35-1、334-1、222-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44条规定,要求大连保税区海关在36台凌志ES300进口轿车范围内,向柳忠山等申请执行人承担赔偿责任。本裁定送到后立即生效。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长期从事民事执行法方面研究,他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大连海关当时对于法院的查封有异议,应该及时告知法院,或者由第三人提出案外异议。法院查封车辆后,海关对于车辆的权属问题是没有判断权的。
谭秋桂表示,如果是法院查封错了,也有多种纠错程序,比如说案外人可以提出执行异议,要求撤销查封;上级法院发现下级法院的执行行为存在错误的,上级法院可以监督下级法院的行为等。
谭秋桂说,作为协作执行机关没有完全履责或者有重大过错,就要被追责。比如,法院冻结了被执行人的存款,银行擅自给它解冻,法院就会要求银行限期追回。如果限期未能追回,那涉事银行就要用自己的财产对申请执行人承担清偿责任。
行政机关这种特殊主体,应该如何去执行呢?谭秋桂介绍说,在司法实践中,也有很多乡政府、县政府、一些行政机关被列入黑名单的案例。按照规定,用于公共服务的那些财产不能执行的,这些财产是会影响到行政机关的履职。但非用于行使行政权的财产,是可以执行的,专项资金不能执行,一些预算外的资金是可以执行的。如果拒不执行的,可以将政府机关的相关的法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
然而,裁定下发至今已过去将近13年,柳忠山仍没有等到自己的债务款。大连海关。

大连海关。

大连海关曾起诉提车案外人败诉
该文件从中国判决书网站查询,2008年3月4日,大连海关对乘车人SUMEC提起诉讼。
大连海关表示,苏美联宣布并进口上述车辆作为货物所有人,并将其带走。 当大连保税区海关与苏美达公司洽谈时,该公司向大连保税区海关提供了书面保证,称该公司是该车辆的不动产所有人,并愿意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
大连海关要求SUMEC将36辆雷克萨斯ES300进口汽车退还给大连海关,或赔偿大连海关损失36辆汽车9,534,744元人民币和利息。
墨田公司辩称,它先前已与长鑫公司签订了代理进口合同,并拥有涉及此案的36辆雷克萨斯汽车的财产权。 在经过海关检查和征税后,墨田公司于2004年向海关宣布了雷克萨斯ES300汽车的入境许可。 松手。 关于上述行为,大连保税区海关与苏美达公司之间没有争议,公司未受到任何行政处罚。
苏州高协认为,大连保税区海关承担赔偿责任的原因是阻碍了执行,侵犯了执行人的权利。 它应承担不协助法院执行文件的责任。
此外,SUMEC还指出,从2004年9月至2004年12月,涉及该案的汽车被出售和装运。 在此期间,苏美达公司从未收到任何限制大连海关起诉的车辆处置的通知或文件。
2011年5月31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支持大连海关的诉讼请求。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长鑫公司是涉案车辆的买卖双方,苏美达仅是长鑫公司进口货物的代理人,驳回了苏美达关于其为涉案车辆所有人的主张。 在这种情况下。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苏美达公司已向海关签发保证书,确认66辆雷克萨斯车辆(包括涉案车辆)的财产权属于其公司,且该陈述是真实的,否则将自愿承担 所有责任。 本案涉及的车辆已由墨田(Sumida)出售,原件无法退还,因此墨田(Sumida)应赔偿36辆雷克萨斯(Lexus)车辆的价值。
SUMEC拒绝接受,随后提出上诉。
2013年12月20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大连海关的诉讼请求。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表示,对本案涉案的36辆进口雷克萨斯汽车的所有权的确定不属于审判范围。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没有证据能证明苏美达在向海关申请移走这批车辆时知道该车已被人民法院封存,并且住田已获得大连的批准。 海关放行车辆。 因此,不能将SUMEC移走涉案车辆视为侵犯大连海关的行为,也不能确定SUMEC移走涉案车辆是非法的; 一审法院要求大连海关对申请执行的人承担赔偿责任,这是因为大连海关放开了涉案车辆,而不是因为苏美经合组织带走了涉案车辆。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还裁定,尽管苏美达公司于2005年6月17日向大连海关作出了承诺,但没有证据证明苏美达公司知道涉案车辆是人民法院当初查封的财产。 兑现了诺言。 大连海关关于由苏美达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无法成立,本法院不予支持。
此后,大连海关拒绝接受,并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重审。 2016年10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大连海关再审申请被驳回。
大连中院。

大连中院。

专家:无论海关向第三方是否追偿到位,都应先履行赔偿
关于大连海关与抢劫车辆的第三方公司之间的诉讼,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贵认为:“海关是否成功向第三方索赔是另一种法律关系。 如果您没有履行以前的赔偿义务,那肯定是行不通的。”
谭秋桂说,申请执法的党派没有错。 由于发现海关有赔偿责任,因此海关应首先履行其赔偿义务,然后起诉第三方以追回赔偿并要求其归还财产。
在这方面,刘中山感到无奈:“自判决生效以来,我几乎每年都到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报告实施情况或进行查询。
该文件指出,大连海关放行扣押车辆的裁定指出,除刘中山外,还有另外两名执行人桑生德和单举春。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中国判决书网站上的一项执行裁决显示,有关当事人桑胜德因长期未能执行而上任多年。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指定该案由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
奇怪的是,刘中山和单菊春的案子没有一起移送。 9月9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对刘中山表示,为避免桑生德案的所谓“地方保护”,省法院下令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 案,但刘中山和单菊春案尚未移送,目前仍在大连中院审理。
该负责人说,处理此案的人已于当年退休,现在此案(刘中山死刑案)绝对不在任何人手中。 它应该是由于执行暂停或其他情况而被存档,现在只能保存在档案室中。
对此案进行审查的政法干部说,中级人民法院原先命令海关赔偿,但尚不清楚为什么没有赔偿。 另一位干部表示,由于大连海关的原因,确实是困难的。
关于目前的进展情况,9月11日,论文联系了大连市中级法院宣传教育处和海关总署宣传处。 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谭秋桂说,就法律程序而言,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裁定直接生效。 大连海关未提出异议或异议被驳回。 然后,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有义务和责任采取执法措施。 ,为什么不执行呢?”
谭秋桂说,所谓的执法措施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控制执行措施,包括癫痫发作,癫痫发作和冻结。 第二类是处置执法措施,包括拍卖和销售。 严格来说,如果法院仅采取协调和沟通而没有采取这两类执法措施,那将仍然是一种被动的执法。
“在谈到法院被动执行的可能性时,还必须强调,海关作为行政机构,应尊重司法机关的权威,并应率先积极主动地依法管理和履行职责。 ” 谭秋桂说。
谭秋桂说,从当事方的角度来看,也有可能向高级法院或最高人民法院寻求帮助,以申请执行。 刘中山说,在不久的将来,他将再次与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联系。 如果没有办法执行,他将向高级法院报告。

趣乐分享-趣乐资源网
如有密码均为:www.itql.cn
学到东西应该懂得感恩作者 无脑喷子永封IP段+删帐号所有评论
本站资源软件和源码 文章大部分为网上收集,如侵犯您的权利,请告知管理员,我们会及时删除,并向您赔礼道歉.

站长QQ:209993299  

作者资料
描述: 90后草根站长!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本文标签:

文章标题:大连海关私放法院查封的36辆凌志 案外人提走全部车辆

文章链接:https://www.itql.cn/post-3771.html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注明,本文皆为《钱哆哆》原创,转载请保留文章出处。